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千万毒资不敢花 藏身40平老房被抓

婚姻 时间:2018-11-28 浏览:
李刚的妻弟、犯罪嫌疑人刘山被警方逮捕。图片均为警方供图 刘娟在指认“老刚子”藏毒的仓库。 缉毒民警在刘山车内搜查毒品。 占据丹东地区毒品市场几乎一半的份额,小毒贩们口口相传的贩毒巨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像电影中一样行踪诡秘,阴险狡诈?但是

千万毒资不敢花 藏身40平老房被抓

李刚的妻弟、犯罪嫌疑人刘山被警方逮捕。图片均为警方供图

千万毒资不敢花 藏身40平老房被抓

刘娟在指认“老刚子”藏毒的仓库。

千万毒资不敢花 藏身40平老房被抓

缉毒民警在刘山车内搜查毒品。

占据丹东地区毒品市场几乎一半的份额,小毒贩们口口相传的贩毒巨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像电影中一样行踪诡秘,阴险狡诈?但是现实却往往比艺术更出人意料——谁能想到一个瘫痪在床,看起来病入膏肓的普通中年人就是那个毒枭!

他因制毒、贩毒非法获得千万资产,但是却因为怕暴露,依然和妻子女儿藏身在一个只有40平方米的老旧房子里,指挥着妻弟等人跨省贩毒。

这起丹东市首例从购买、运输、贩卖到转移毒资、洗钱“一条龙”的毒品犯罪案件已经侦破,长期潜伏在丹东的制售毒“巨头”浮出水面,打掉了一颗隐藏在丹东多年的“毒瘤”,日前,丹东警方首次向辽沈晚报披露了案件细节。

小毒贩被抓

贩毒“巨头”浮出水面

2018年以来,丹东公安为了严厉打击违法犯罪、有效净化社会环境,开展了“打击两类人员”专项行动(因身患传染疾病和吞服严重风险异物的群体,俗称“两类人员”,他们没有固定经济来源,大部分人通过撬砸车窗玻璃、扒窃甚至入室盗窃维持生计)。丹东振兴公安分局在行动中破获的数起贩卖毒品案件却渐渐显露出背后的一条“大鱼”。经过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深挖,他们均交代其毒品来源及上线都是一个外号叫“老刚子”的人。经民警初步估算,经“老刚子”之手售出的毒品居然占领了丹东毒品市场近半的销量!“老刚子”到底是何人,竟如此猖狂?

经过调查,民警得知“老刚子”本名叫李刚,也是一名吸毒人员。由于长期吸扎毒品,“老刚子”身患多病,瘫痪在床多年,几乎不怎么外出,与妻子、女儿共同居住在一处40余平方米的破旧老房内。通过民警对“老刚子”的密切观察,发现其的确与吸扎毒品人员来往频繁。可是有一个疑问在侦查人员心中产生,“老刚子”瘫痪几乎不曾外出,其妻子看上去也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他的毒品又是从哪里获得?

侦查人员开始围绕“老刚子”本人和妻子刘娟以及他们可能涉及接触的相关人员展开进一步仔细的调查。

本想戒毒康复

却走上了贩毒之路

“老刚子”1968年出生,本名李刚,年轻时是某电子厂的一名技术人员。1984年出生的刘娟家在外省,多年前跟随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刘琴来到丹东,在电子厂与李刚相识。虽然李刚年纪比她大了许多,但是看到他身有技术,并且在厂内表现出色,遂与其结婚。婚后,刘娟才得知,李刚居然是一名吸毒人员。为了新组建的家庭,刘娟苦口婆心的规劝,李刚也曾答应戒毒。

2004年,两人的女儿呱呱坠地,孩子的到来也没能拉回李刚堕落的脚步,他的毒瘾日益加剧。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为了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2013年李刚最终下定决心,踏上了去广州的戒毒康复之路,但是这条戒毒路到最后居然演变成为了贩毒路,致使这个家庭最终支离破碎。

2013年,“老刚子”来到广州之后,不仅在毒友的“引诱”下复吸,他居然还从中发现了“商机”。在丹东吸食的杜冷丁价钱昂贵,而如果用海洛因粉末勾兑成液体吸扎,利润将高达几十倍。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老刚子”动了歪心思,萌生了“发家致富”的想法。最初从广州偷带几十克,用于供给自己和售卖给关系较好的毒友开始,一步步踏上了这条贩毒的罪恶之路。

坊间传闻引关注

贩毒“接班人”现身

从2013年至2016年,“老刚子”逐渐打开了“销路”,他慢慢地几乎承揽了丹东地区大半的毒品销售。但是由于长年吸食毒品,老刚子免疫力低下,并患有肺结核等并发症,身体部分肌肉开始溃烂,后来导致瘫痪无法出门。那么,无法再自己运毒的他,要如何把这个庞大的贩毒网络支撑下去?

民警的疑问从一些吸毒人员流传的“小道消息”里面得到了一点线索,曾有传言,“老刚子”的妻子刘娟在外面给一名年轻男子买车买房,关系非同一般。

这名年轻男子是谁?他和“老刚子”一家又是什么关系?通过秘密调查,民警发现,这人是刘娟29岁的弟弟刘山,曾因抢劫罪被判刑,出狱后因无家可归就到丹东投靠了姐姐、姐夫,而此时正赶上“老刚子”瘫痪,于是刘山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最好的“接班人”。

经过侦查人员对刘山的长期仔细摸排调查,发现他经常出入广州,而且每次去都是乘坐飞机,但是如何从广州回到丹东却没有丝毫记录,如此诡异的行迹一时间让侦查办案陷入了僵局。但是经过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的侦查研判,终于摸清了刘山运毒的套路。每次刘山先乘机飞往广东购买、运输毒品,随后将毒品放置在水果箱内。由于害怕暴露目标,并且为了躲避安检,刘山想出在高速公路口前拦截由广州开往大连的长途客车的主意,他将水果箱放置在客车下方的行李舱内,随后在大连下车后乘坐返程车回到丹东。通过这样的方式,刘山曾往返广州多次运输毒品。

但是由于广州到大连的客车停运,刘山不得不另寻他法。他依旧由广州出发,在高速口堵大巴车到江苏,先在江苏通过租车的形式开到烟台,随后连人带车从烟台坐船回到大连,在大连本地将租用的车辆归还,随后乘车回到丹东。通过这样的方式,刘山长期为“老刚子”运毒,2016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十余次往返,共计运输重达一公斤、价值40余万元的毒品。拿到毒品后,“老刚子”再在家中自行勾兑海洛因干粉,以高达9倍的利润贩卖给吸毒人员。

多路民警同时出击

20余名毒贩落网

2018年3月中旬,侦查民警得到线索,刘山近期将赴广东从上线黄某手中购进大量毒品。专案组决定立即做收网准备,兵分多路,提前赶到广东、吉林、山东、大连等地,在嫌疑人家附近以及回丹东的路线上布置警力,伺机抓捕。3月29日,刘山在山东省烟台市乘船携带毒品至大连,在准备下船时被抓获。民警在其租用轿车的后备箱备胎内缴获海洛因三包,共计1049.51克,随后专案组对其他涉案人员立即进行抓捕。李刚、刘娟以及在广州的上线卖家黄某分别在丹东、广东两地落网,并抓获其下线吸贩毒人员二十余人。

怕暴露藏身40平老房

千万毒资不敢